新闻是有分量的

新技术下传统军控条约意义下降,美俄战略对抗

2019-04-29 16:25栏目:科技报

  当地时间4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出席全国步枪协会(NRA)活动时宣布,美国将退出联合国《武器贸易条约》。

  当地时间4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撤销在联合国《武器贸易条约》上签字,美国将正式拒绝该条约。特朗普政府在国际上“退群”、退约的举动已不罕见,美国对与关乎战略安全相关的双边条约也做出了一系列消极的举动。美国有线新闻网(CNN)26日还报道了一则消息,特朗普提及开展军控谈判、签署新的军控协议,白宫官员也表示,要尽快给特朗普提供相关政策建议。

  特朗普对签署新核裁军协议的表态,使得世人对美俄之间已有的军控协议的走向愈发关注。美俄之间存在的主要双边军控条约包括《反导条约》、《中导条约》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其中美国已经退出《反导条约》,《中导条约》岌岌可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前景也不甚乐观。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于2010年签署,2011年正式生效,以10年为期限至2021年到期,经美俄双方同意后,可延期至2026年。根据条约,美俄两国须全面削减冷战时期部署的核弹头与导弹,在条约生效的7年后将各自的核弹头削减到1550枚,核导弹发射装置和可发射核武器的轰炸机等运载工具的数量减至800件,其中已经部署的核弹头运载工具的数量不得超过700件。这一对核弹头、发射装置及运载工具数量的限制被称为条约的“核心限制”。2018年2月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美俄已经实施并履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条约对美俄两国战略核武库的“核心限制”正式生效。

  但是在2018年条约的“核心限制”生效后,该条约的后续走势,即美俄是否会按照条约的时效期继续延续该条约,继续实现进一步的战略军备裁控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对美俄军控乃至全球安全稳定具有重要的意义,但就美俄两国目前的战略关系态势发展和美国的战略军事政策来看,《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前景不容乐观,美俄战略裁军进程甚至有倒退的风险。对此,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分析,一是美国特朗普政府惯用的以“退约”为谈判筹码的手段;二是《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反映冷战时期以数量限制为主的军控思路对当下的美俄两国还有多大意义?

  美国借退约过程为牟利工具

  作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重要当事双方之一,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美国或许会以阻挠延期甚至终结《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行为作为未来和俄罗斯讨价还价的资本。

  特朗普政府这种用退约行为来讨价还价的手段近年来已屡见不鲜。自2018年10月美国提出有可能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美国事实上在近半年多的时间内持续就退出《中导条约》一事和俄罗斯进行着政治上的讨价还价,并以指责俄罗斯违约在先、指责俄罗斯的武器装备存在违约行为作为退约的理由,甚至要求俄罗斯销毁所谓“违约”的导弹系统。

  到了2019年4月初,美国副总统彭斯又表示美国有意与俄罗斯就《中导条约》的履行等问题展开对话。由此可见,即便早在半年前美国即提出退出《中导条约》,但是直到今日美国仍旧对退出《中导条约》显得“优柔寡断”,美国提出“退约”背后的深意值得思考。

  类似这样的军控条约是美国与俄罗斯进行政治博弈的筹码。从提出退出《中导条约》到现在,美国不断借此议题做文章,要挟俄罗斯公开某些武器装备技术参数、指责俄罗斯的军事部署、甚至以俄罗斯违约为借口来强化美国在东欧的军事部署等,其目的是借退约的过程来实现美国想要获取的国家利益。

  同理,作为美俄军控条约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美国不排除会拿中断《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或消极对待《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态度与俄罗斯讨价还价,以拒绝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举动要挟俄罗斯做出政治上、军事上符合美国要求的行为。

  从特朗普政府普遍的对待双边、多边条约的态度来看,特朗普政府对类似《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导条约》这样的双边军控条约“果断”退约,或做出类似对《反导条约》那样单方面终结条约的行为不存在时间或国内程序上的困难。而特朗普政府对军控条约的态度关键在于对过程的利用,即如何利用退约、断约的过程帮助美国与俄罗斯或其他大国讨价还价,获得政治上的利益,占领所谓国际“道义”高地,给美国牟利。